特殊时期,通过共享用工能最大程度减少损失!

受疫情影响,国务院规定2020年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,部分省市在考虑到疫情发展态势后,更是将复工时间延长至2月 10日、2月17日,湖北省市更是严格规定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20日24时前复工。延期复工期间,企业应当按照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。


延期复工,远程办公,企业工作业务开展受限,甚至陷入停滞,无法正常营收;另一方面,员工工资照发,社保公积金购买,物业租金要付,以及其它开销,金额只出不进,企业普遍面临着亏损,特别是对餐饮、零售、旅游业的企业而言。


按照以往,春节期间是餐饮、旅游以及零售等行业的最佳营收时段,今年受疫情影响,这些行业的企业被迫进入休市歇业状态,,员工工资、物业租金,以及堆积货品的成本,企业要面对更大的巨额亏损。在2019年除夕至正月初,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就已经超过了10000亿元,在恒大研究院在近日发布的一份疫情报告中估算,受此次疫情影响,餐饮零售业春节期间的损失就可能高达5000亿元。



 

根据海底捞2019年中期报告,六个月内海底捞从国内市场获得的收入为104.2亿元,其半年总员工成本为36.52亿元,套用单日数据,休市15天,海底捞收入损失约为8.68亿,人工成本将近3亿。因疫情造成重大损失的还有西贝莜面村,全国60多个城市400多家西贝莜面村堂食业务基本都已暂停,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,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预计春节前后的一个月时间将损失营收7-8亿元。其中,人工成本无疑是最大的成本支出,除了正常发放工资,还有负责留守员工的食宿安排,对连锁的餐饮、零售企业来说,每天成千上万名员工的开销就是一笔金额不非的支出。

 

为了尽可能挽回部分损失,不少企业发挥员工的积极能动性,协同员工各出奇招共渡难关。例如,不少餐饮店选择将挤压的春节货品在门店进行售卖,让员工现场买菜,既能有效处理了生鲜库存,又让部分员工有工作可忙。又或者选择通过社群,向门店三公里范围内的居民提供订菜服务,居民自助下单,再由餐饮店统一配送等等。


(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)


在阿里巴巴、蚂蚁金服集团2月10号发布的《阿里巴巴告商家书》里提到,特殊时期阿里巴巴商家帮扶措施包括有提供灵活就业岗位,为企业开放更多数字化服务能力以及帮助企业远程办和管理等等。




此前早有媒体报道,西贝将有1000多名上海西贝的员工去盒马“临时上班”。除了西贝以外,蜀大侠、奈雪等30多家餐饮企业的员工都可以到盒马上班。而盒马由于订单量激增,人手不够,餐饮企业员工刚好闲置,这样一来,互相帮助对方解决了问题。


其实,“灵活用工”、“共享用工”的概念早已被多次提及,但过去不少企业对灵活用工认识存在偏差,认为灵活用工等于“零工”、“散工”,实际上对灵活用工应用普遍不高,组织形态和用工形式单一,往往是全雇佣劳动,而这次疫情或直接刺激了企业在用工思维上进行根本性转变。



 

世界经济论坛在2018年发布的《未来就业2018》中预测,未来工作的内容、地点和形式将会产生巨大改变,稳定的全职工作机会将越来越少,公司更倾向于选择临时工、自由职业者或专业承包商,而其它的大部分工作则可以自动完成。根据《人口与劳动绿皮书2017》数据,近年来,我国灵活用工雇佣方式的增长有加快趋势,随着新业态经济的发展,灵活用工应用的领域和涉及的范围会越来越广。

 

灵活用工得到推广和应用,是因为它代表的生产组织方式既贴近了个人的就业需求,也切合了企业用工需要,是时代经济发展的结果。通过灵活用工,个人在就业时可以拥有更多的自主选择,拥有更多的自主权,能追求自己喜欢的工作,并实现个人收入结构的多元化,不断提升个人价值;对企业而言,灵活用工打破了传统的雇佣劳动制,企业在用人上,不用再考虑“养、育、用、留”的问题,而是通过灵活用工平台,根据人才的工作经验、职业技能,匹配与工作任务相合适的人才,双方达成合作。灵活用工平台的出现,日结、周结结算方式的多样化,进一步推动了灵活用工的发展。

 

此次盒马与餐饮、酒店和百货等行业联合行动的跨行业“共享员工”模式,无疑也给其它企业分流员工起到了先锋模范作用,这种临时 “共享员工”用工模式既解决了自身业务激增带来的人手短缺现状,也缓解了实体餐饮企业无力负担员工成本等困境。但这种企业间相互“共享员工”方式也存在一定的用工风险,可能涉及到劳动争议、劳动纠纷等问题,而这些都可以通过灵活用工平台解决,合规合法进行灵活用工。

 

这次疫情给不少企业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,同时,也给企业带来用工方式的新思考,通过调整自身的生产组织结构,让灵活用工为经济社会赋能,为经济发展注射新活力!

文章原创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